你的位置:首页 > 榆木餐桌

修复古老的优雅与精致


作者:  发布于:2014-10-16 上午 11:50:48  

建筑结构:Loft结构

  二手家具:主要来自山西、陕西、河南、浙江、福建、贵州等省

  屋主亮相
  
  一对佳偶 中西合璧

  哈维·韦斯特和妻子姚小波,是目前广州设计界非常知名的一对设计师夫妇,因形影不离,已习惯被人们称为“哈维小波”,典型的中西合璧。1985年,哈维以一个美国美术馆馆长和艺术家的身份来到中国,21年来,他比任何一个中国人都认真地抢救、修复、推广中国的民间家具;小波,擅长室内设计和女性服饰设计。

  居室风情

  化腐朽为神奇,老家具在LOFT里重生

  在很多人眼里,哈维小波应该住在二沙岛或者大酒店,而他们偏偏住在一个偏僻的仓库里,实在令人不可思议,但在国外,这就是很时尚的LOFT生活。仓库分两幢,一边是家,一边是修复老家具的作坊,中间是院子,一只猫在阳光下眯缝着眼,有时跟自己的影子玩迷藏,很闲散。旧家具被搬到院子里晒太阳,都说好木沉香,闻闻还真是。

  小波笑着说:“刚开始我也不懂哈维为什么要搬到这样一个仓库里来,没办法,哈维喜欢老家具,喜欢就要据为已有,占有就必须有地方,于是他找到了这样一个仓库。刚开始我不习惯,一进来并不像现在这样,全是空的,空旷得要命,哪像个家嘛。但他把修复好的老家具一件件搬进来,用了十二年,就成了现在的家,而且每天都在变。”

  哈维小波花很多精力去全国各地打捞旧家具,将那些即将被投进炉灶的旧家具抢救出来,然后和工匠们化腐朽为神奇,让它们光光鲜鲜地出现在自己的LOFT家中。而这个空荡荡的仓库,也在4000多个日日夜夜的打磨后,变成了“可居住的博物馆”。

  比如四扇雕花门被修复后,成为家中的两道屏风,哈维说,你看这扇门就知道中国人有多聪明,光一扇门的雕花就有多种花样与层次,从前、从后看有不同的美丽。更绝的是,门下方还设计了一道可滑动的门板,需要时就滑到镂花板后面,通过门栓固定,这样就是一扇完全封闭的门,用起来既简单又方便。也许正是这些老家具身上凝聚的智慧,吸引了哈维对中国老家具的迷恋吧,在这个家里,处处都有几百年的老家具在闪光。哈维说,他能跟每一件老家具对话,站在那个雕工精致的山西大柜前,哈维认真讲述了当初的抢救过程,还有每一片雕花的工艺及其背后的意义,他甚至还想到了它以前拥有怎样一个主人……哈维对老家具的情感,有几个中国人能比得上呢?

  推开山西大柜的门,会发现里面收藏着一个很西式、很现代的生活:烛台、红酒、咖啡壶……每个柜子几乎都派上了用场,哈维平时设计用的图纸、字画、各类文件还有家中要用的一切杂物,都被收纳其中。小波说每一样古旧家具都并非摆设,而是真实的生活。朋友遍天下的哈维小波,喜欢用跟朋友们合影的照片来装点这一屋的老家具,条案、书桌上面摆放最多的就是照片,让家显得生气勃勃;而哈维小波的办公室亦在这里,老条案上摆着现代电脑,跟西方油画、中式台灯一起,宁静而有序。

  老家具新用

  创新,让老家具更贴近现代生活

  哈维小波更是生活的设计师,除了让老家具重生外,他们无穷无尽的创意,亦在这个家里得到实现。哈维小波说,因为创新,会让家具更贴近生活。

  在中国传统中,罗汉床是不带抽屉的,但哈维设计的就不一样,罗汉床下面有一排三个抽屉,可收纳更多的杂物;扶手上刻着“小波”的带波纹图案的LOGO。在中国家具中是没有丝巾架这一说法的,但哈维偏偏为太太设计出一个丝巾架:下半截更像一个中式收纳柜,台面可摆放书籍,而柜上的一格格架子,便用来搭放花红柳绿的丝巾。又比如中式的书柜,他能跟CD架合二为一,用起来更方便。

  在那张老榆木餐桌上,好客的哈维小波接待过无数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吃饭,桌面雕刻着福寿及回字纹,中国特色浓郁,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么古香古色的餐桌竟然有转盘的功能。哈维的本事在于把现代与传统结合得没有痕迹,至于红酒架、餐巾环、筷子座等,那都是更不在话下,全由哈维亲自设计,就连开瓶器都与众不同,设计成座式,能将酒瓶固定在支架上,开起来毫不废力。

  而满屋的灯饰更是点睛之笔,均是哈维的创意:将石湾陶瓷与现代灯饰融于一炉,古雅、新鲜,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则是哈维为黄永玉设计的台灯:灯座酷似中国古籍线装书,书籍上写着“黄永玉散文”,灯座在石湾陶瓷窑烧制而成,铜件由哈维设计,由自己作坊的艺术工匠手工制成,黄永玉很喜欢这个设计,放在自己凤凰玉氏山房的书房里。

  记者手记

  像修复文物一样修复老家具

  这次去采访哈维小波,刚好赶上他们在修复一批老凳子,哈维说,这跟你们“二手玫瑰”的主题刚好吻合,可以到作坊里来看看工匠们修复的过程。

  在家与作坊之间的院子里,有秩序地堆放着已看不出原状的家具构件。哈维仔细地带我看那些构件上的伤痕还有风蚀的印迹,并且判断着它们的年份与出身地,有很多都已有三四百岁的年纪了,早已风烛残年了。在别人眼里,这就是一堆朽木而已,但哈维说,其实木头本身质地、结构都很优秀,他要最大限度地修复这些家具。在作坊里,木工、雕工、铜件工正在低头忙碌,一张长条凳在修复后已经“成型”,哈维指着它说:“还能再用五百年,没问题!”能工巧匠们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原来的木头,只是将破损或腐朽到已影响结构的部分用新木头进行替换,破损或遗失的雕花,也在雕工的巧手下得以复原,看上去天衣无缝。

  哈维小波说,很多人是带着商业目的去修复老家具,过程中难免会因追求效率而粗糙,这样就失去了修复的意义,但哈维要求工匠们以修复文物一样的态度去修复这些老家具,在他们的“第二作坊”里,每件老家具的修复都耗时耗力巨大。


下一篇:8月销售额逆袭破千万,名匠木坊榆木文化节完美收官
上一篇:“榆木疙瘩”也有春天

 
烟气脱硫脱硝 生活污水处理设备 分割器 精密行星减速机 硅酸铝纤维板 陶瓷纤维模块 陶瓷纤维制品 陶瓷纤维板 陶瓷滚筒 单段式煤气发生炉 脱硝剂 凸轮分割器 农村污水处理设备 小型污水处理设备 聚乙烯保温材料 LNG加气站 压力管道安装 烟气脱硫脱硝 环保工业燃料油 耐磨浇注料 冷拔圆钢 硅酸铝针刺毯 板式热交换器 无铁硫酸铝 搪玻璃搅拌器 耐火浇注料 液压油泵 甲醇燃烧机 淄博网站制作 seo优化按天计费 耐火浇注料 煤气发生炉 机床铸件 熟食柜 水泥发泡保温板 保温板 板式换热器厂家